Logo

od体育app下载
首页>od体育app下载

播客|高通胀让拜登考虑削减部分对华关税这次是认真的吗?

发布时间:2022-06-28 06:43:51

  播客|高通胀让拜登考虑削减部分对华关税这次是认真的吗?可以预见的是,在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通胀毫无疑问将成为选民关注的头号议题。为此,支持率长期在低位徘徊的总统拜登正利用一切手段,来为飙升的物价降温。

  颇受外界关注的是,是否取消对中国部分产品加征的关税,成为当前拜登政府为抑制通胀面临的艰难抉择。目前,拜登正在让白宫加紧讨论,但外界预测在6月26日至28日的七国集团峰会之前,白宫不会作出决定。

  实际上,近半年多来,每当美国公布通胀率前后,拜登及其政府高官就会出来声称将考虑取消对一些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

  这一次,美国是认真的吗?带着这个问题,澎湃新闻记者连线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其胜、柯静,深入分析美国当前的通胀困局与取消对华关税的前景。主要话题(可根据时间跳转):

  柯静:首先,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其实是拜登政府的大规模“放水”。在拜登政府推出高达1.9万亿美元的救援计划的时候,其实美国已经走出封锁期了。不断推升的需求的确促成了美国经济上最快的经济复苏,但也埋下了一个持久通胀的隐患。

  除此之外,还有新冠疫情带来的多方面挑战。一方面,全球供应链瓶颈的问题到目前为止没有能够有效缓解。此外,美国的劳动参与率始终达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由于工人没有到位,继续推升供应链的瓶颈,导致订单积压更多。

  我们还看到,2月份以来,俄乌危机继续推升大宗商品的价格,这也是造成当前全球粮食、能源价格不断上涨的重要原因。

  吴其胜: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联储政策的失误。我们都知道通货膨胀本质上其实是一种货币现象,当政府发行过多的货币,就会导致过多的货币会追逐有限的商品,这个时候就必然会推高商品价格。

  在疫情初期,美联储采取了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2020年,美联储其实做了误判,即它认为通货膨胀是短期问题,随着供应链的恢复和劳动力短期状况的改善通常会好转,这就使得美联储在经济刺激与经济紧缩之间持续观望,没有采取一些果断的措施,这就导致了通胀愈演愈烈。

  2、面临国内中期选举压力,拜登国内外、多领域政策并举,这些举措能否缓解通胀压力?吴其胜:

  总的来看,拜登政府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在短期内效果不会那么明显,见效也不会那么快,因为这些措施发挥相应的效果,需要一定的时间。

  从中长期来看的话,我也认为拜登政府的权力其实是很有限的,它缺少直接干预市场的工具。另一方面,一些缓解通胀压力的措施,也与其他一些政策议程相互冲突。

  比如,拜登政府在上台之初,比较强调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打压传统化石能源的开采和使用。现在政府却转向鼓励石油开采,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引发环保政策倒退等问题。

  所以我认为美国通胀的问题最根本还是市场力量所决定,拜登政府的手段非常有限。

  柯静:我也认为拜登政府在解决通胀问题上,它的工具是比较有限的,难以在短期内形成比较有效的效果。

  以美国当前的油气价格为例,事实上拜登政府对于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的上涨,几乎是无能为力的。虽说美国自身有页岩气,对外石油的依赖性并不太高,但能源在整个世界市场的范围内,具有流动性。任何一个地方发生一件全球性的事件,只要影响到供求关系,就会导致油价的波动。

  当前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导致今年俄罗斯的原油产出可能会下降20%左右,这也使得美国国内油价发生波动,拜登政府没有办法进行有效干预。

  3、特朗普政府时期对华征收的关税,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如今美国的通胀?吴其胜:

  总的看来,我认为特朗普政府时期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关税,在当时对美国国内通胀的影响并不是特别显著,在目前来说也是如此,对美国国内通胀只能说是次要的因素。

  因为美国国内企业和家庭的消费规模,大概是16万亿美元左右,政府开支大概3万多亿美元,所以美国国内整体的消费规模将近20万亿美元,而中国对美国的商品出口也只是5到6千亿美元左右,所以中国对美出口的商品份额占美国国内总体消费的比例其实并不大。

  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讲,尤其是从竞争的效应来讲,我觉得这一点对美国通胀的影响,是比较难以衡量的。

  为什么这么说?举个例子来说,比如在一个特定的产业,因为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使得美国国内企业能够保持一个比较高的商品价格,他们不愿意降价,同时还推动了来自其他国家的商品价格要保持一个高位的水平。

  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关税,削弱了市场竞争,市场竞争一旦被削弱,结果就是价格得不到有效的调节。

  主张要把关税大规模取消的经济学家,认为如果关税等值壁垒能降低2%,美国的通胀率就能降低1.34%,也就是说此举可以很有效地去缓解当前美国的通胀。

  但事实上,比较保守、特别是共和党的一些分子,认为关税本身和供给、需求没有多大关系。他们认为,缓解通胀应该借助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或者能源政策,而并非降低对华关税就可以降通胀,所以争议还是比较多的。

  我的观察有以下几点,一个是最近拜登政府发声的层级不断提高,以前只是一些内阁级成员的发声,最近拜登本人也明确进行了表态。不到一个月之内,拜登已经两次表示正在考虑取消对华关税。

  还有一个特征是,拜登明确表明,对华关税不是本届政府加征的,他把这个锅甩给了上届政府。结合这两个特征,我觉得拜登这次考虑削减部分对华关税是认真的,拜登政府对此问题的讨论也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了。

  柯静:当前拜登政府的表态,应该说是自其上任以来前所未有的认真,这其实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当前的通胀形势所推动的。

  最近白宫新闻发言人在说起关税的时候,用了“不负责任”这样的一个表述,这4个字其实是带有一定的价值判断的。因此,其实拜登政府这次的表态相对来说是想去推动大范围削减对华关税的。

  这背后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当前的通胀高企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不再是一个经济问题,而上升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问题。

  最新的民调显示,民众对于拜登工作的整体支持率只有39%,而经济一直是拜登政府的弱项,当前该方面的支持率只有30%,不支持率达到60%。

  5、目前,拜登政府内部存在两种不同的声音。如何理解这些分歧?这次能否达成一致?吴其胜:

  刚才柯老师指出拜登政府有两派不同的声音。“削减派”——财政部长耶伦、商务部长雷蒙多明确支持削减关税,认为可能对控制通胀产生积极影响;“维持派”——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既不认为对华加征关税是推高美国通货膨胀的原因,也不认可削减关税能够对抑制通胀产生多少作用。

  其实还可以细分出第三种声音。这其实来自于白宫的国家安全事务委员会,其观点可以看成是上述两种观点的折中。即认为取消部分对华关税同时维持甚至提高一些产品的关税,更聚焦于一些具有战略属性的产品。

  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同的声音,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读。一是从官员个人的贸易政策偏好上来理解。二是从他们代表的机构,或者说是部门利益来理解他们不同的贸易政策主张。

  从2018年以来,观察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所批准的豁免清单,可以发现一个规律:具有战略重要性,或者说与中国制造2025相关的一些产业,比如说像基础技术,还有涉及国家安全的一些关键供应链的产品,是不会被列入到减免清单当中的,这与美国对华的战略目标保持一致。

  除了这些有战略重要性的行业,那些会削弱美国与中国同类行业竞争力的这部分产品,也不太可能会因为通货膨胀的因素而被列入到豁免的清单。

  那么,哪些行业可能被减免部分关税?继续征税会对美国经济和相关行业产生负面影响,且美国在短期内难以找到合适替代品的行业,主要是一些具有技术含量的中间产品,例如,机电、机械产品等。此外,防疫产品,以及饮料、食品、印刷纺织品等低技术消费品和中间品也可能被纳入减免清单。

  吴其胜:我补充一点,在美国国内政治上比较敏感的产业,拜登政府可能大概率不会解除关税。例如钢铁产业,这涉及到在选举中的部分基本盘。美国工会前段时间已经明确表示反对取消对华关税,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钢铁问题。

  哪些领域会被解除?在特朗普对华加征的301关税中,2018年9月份签署的一个2000亿美元的清单,还有2019年9月份1200亿美元的清单,主要包括一些日用品,包括自行车、服装、鞋类等。它们被取消或者是削减关税的概率是非常大的。

  7、假设拜登政府决定取消部分对华关税,这对中美贸易、中国企业的出口会有怎样的影响?柯静 :

  如果说对华加征的关税能够部分取消的话,中国企业出口的产品竞争力会相应有所提升,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利好因素。

  吴其胜:总体来看,取消部分关税肯定是对中国企业的出口是一种利好,但还是要注意前提条件,要关注拜登政府是通过何种方式来取消对华加征的关税,以及这种取消的规模有多大,时间有多长,有没有附加条件等。这些目前都是未知的。

  如果说取消的关税的范围比较广,而且是长期的,这对于稳定中美两国企业市场预期有很大的作用;但如果取消关税的范围比较小,比较窄,甚至增加了一些时间期限,比如说两年内免关税,两年之后看情况是否继续加征,中国企业对美出口的利好则会受到很大限制。

  我们看到即便拜登政府削减了对华的关税,但是另一方面它同时还会推动其他的很多政策,显示出美国对中国的强硬立场。例如,美国近期推出的印太经济框架,其目的就是在关键产品的供应链当中“去中国化”。

  因此,拜登政府会把当前的举措说成是更加精准地打压中国,尤其是对美国的战略利益造成损害的部分领域。而其他对美国经济和产业造成不必要的反噬效应的这部分的关税,拜登政府则会将其解除。

  对拜登政府来说,其实有很多工具可以缓和国内的反对声音。一是,加大贸易调整援助,增加对受到贸易影响的群体的救济,包括提供就业补贴,培训补贴等。二是,增加在特定产业内的政府采购,即政府通过财政手段来支持受到贸易冲击的一些产业。三是,限制关税豁免的范围,例如,钢铁等产业在政治上是条“红线”,拜登政府则不会跨过这条“红线、考虑取消部分对华关税是应对通胀的权宜之计?可否理解为美国对华关系缓和的信号?

  在拜登政府内部确实有这么一种声音,尤其是来自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部分经济学家。俄乌冲突以来,这些专家主张缓和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加强中美之间在气候问题上的合作,从总体上改善中美关系,进而希望在俄乌冲突问题上获得中国的支持。

  我稍微有点不同的意见。我认为美国当前把美中关系最主要的一个基本面视为“竞争”,这是基本确定的。那么,当前拜登政府要推动取消部分对华关税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内部很多声音认为,对华施加的部分关税是毫无必要的,而且推动了通胀。在美国中期选举之际,释放出考虑削减对华关税的消息,也是拜登政府做出的一种姿态,回应此前国内关于关税的争论。

  另一方面,拜登政府还想通过关税这个议题,让美中关系重置到以“竞争”为主旋律的基调上来。此外,美国国内也有一种声音认为,即便解除关税对于缓解通胀的实际影响并不大,但是它可以传递出有益的政治信号。(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推荐产品

Copyright © 2022 od体育app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号-1 XML地图